当前位置: 学术临床 >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

  唐汉钧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终身教授,博士研究生导师,第三、四、五、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上海市名中医,顾氏外科流派第四代传承人,师承顾伯华先生,尽得薪传。从事中医外科临床、科研及教学工作五十余年,擅治外科诸疾,建树颇多。现介绍唐汉钧诊治乳腺癌术后的经验。

  扶正驱邪为大法

  唐汉钧认为乳腺癌手术后病机为正虚邪滞,治疗大法为扶正驱邪。唐汉钧提出乳腺癌的辨证今昔有异:昔日中医治疗对象多为乳腺癌(未手术)患者居多,现在则以乳腺癌术后患者为主。患者术前癌浊瘀阻,故以往治疗原则多解毒逐瘀、祛邪占主导地位。现今手术后患者恶毒结聚已除,癌毒几尽,但本虚之体经受手术之伤,放化疗药毒续扰损害,使正气更加虚弱,体内尚有不能产生的湿瘀痰滞胶结而成的邪浊,故应当以扶正与祛邪为治则。

  “扶正占七八,祛邪为二三。”唐汉钧认为,术后放化疗期间正虚甚而邪滞轻,扶正与祛邪可9∶1;放化疗结束,内分泌治疗期间,扶正与祛邪可8∶2;术后2年正气日渐恢复而虚邪有所长,可调整为7∶3等。

  “扶正祛邪”的调整还应放宽,可根据患者体质强弱、病程长短、肿瘤状况、手术状况、放化疗、内分泌等方案等具体情况,来调整。扶正选用黄芪、太子参、白术、茯苓等益气健脾;生地黄、肉苁蓉、菟丝子、补骨脂、淫羊藿补肾固本;祛邪选用半枝莲、石见穿、白花蛇舌草、鹿衔草、凤尾草、露蜂房等清热解毒;以及莪术、桃仁、丹参、川芎、赤芍等活血化瘀,浙贝母、山慈菇、制半夏化痰软坚,全蝎、蜈蚣、蜂房等虫类峻猛药抑制或杀灭残留癌毒,防止死灰复燃。

  唐汉钧治疗乳腺癌善用对药:蛇舌草和莪术:抗癌疗效显著;猫爪草和象贝:化痰散结、解毒消肿,用于乳腺癌术后淋巴转移;仙灵脾和灵芝:乳腺癌术后内分泌治疗患者;补骨脂和骨碎补:用于乳腺癌术后骨转移;黄芩、百部、丹参:乳腺癌术后肺转移;石上柏和百合:乳腺癌放疗期间。乳腺癌患者思想负担重,精神悲观,唐汉钧重视帮助患者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,解除患者的精神负担,常以临证中的诸多佳案娓娓告之患者。唐汉钧常跟学生提起特鲁多的铭言:“有时,去治愈;常常,去帮助;总是,去安慰。”

  益气扶正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术后

  三阴性乳腺癌是指根据免疫组化检测的雌激素受体、孕激素受体、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表达均阴性者,该类乳腺癌患者无法从常规内分泌治疗和针对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的靶向治疗中获益,化疗仍是其主要的全身治疗手段。

  唐汉钧详细分析研究三阴性乳腺癌的临床特点认为,和其他亚型相比,该型乳腺癌侵袭性强、复发转移早、生存期短,应强化扶正祛邪的治疗。扶正用八珍汤、二仙汤更增益,黄精、山萸肉、肉苁蓉、山药、五味子、天冬为补养之品;该型乳腺癌患者临床多见精神抑郁、胸胁胀满、腹胀腹痛、泄泻便溏等“肝脾不和”的表现。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,五脏六腑皆赖以养。正如《慎斋遗书》所言:“脾胃一伤,四脏皆无生气”。因此,在三阴性乳腺癌治疗中,唐汉钧尤重益气健脾,益气健脾之法贯穿三阴性乳腺癌术后中医药治疗的全过程。但在益气健脾的同时也要培补肝肾,调理冲任,使五脏安和,病除体健,同时增强体质,提高患者的免疫力和抗病能力,防止乳癌的复发和转移。恰合《金匮要略·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》:“夫治未病者,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”之意。祛邪加用七叶一枝花、山慈姑、猫爪草、干蟾皮等解毒逐瘀之品。

  唐汉钧经常跟学生强调,中医医生不仅要钻研中医古籍、经典以及跟师学习,也要学习现代医学新知识、熟知乳腺癌治疗指南、规范等。三阴性乳腺癌目前备受关注,中医中药在提高生存率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,唐汉钧门诊有众多三阴性乳腺癌术后10年以上患者。唐汉钧嘱咐学生记录该亚型患者的病历资料,定期随访,以期评价中医药治疗该型乳腺癌的临床疗效。

  (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唐汉钧传承工作室整理)

  (注: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。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