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中医文化 > 民谣·诗词·故事

百年前真实的中西医“打擂”故事

时间:2019-04-12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:李明哲 王佳

  电视剧《老中医》中有翁泉海和日本西医打擂台的桥段。其实在历史上也确有“打擂”一事,杨忠所著《丁甘仁传》详细记录了此事。

  丁甘仁智对洋西医“挑衅”

  1907年10月13日,由天主教江南教区在上海金神父路开设的第一家西医院——广慈医院举行开业典礼,名医丁甘仁被邀捧场,开幕仪式热烈而隆重。

  仪式结束,丁甘仁等参观了医院设施,又参加了酒会,他与美租界西医馆的洋大夫约翰紧挨着。当有人介绍这是上海名医丁甘仁时,约翰不屑一顾,很不礼貌地用夹生的汉语说道:“中医能治病吗?”又卖弄地说:“中医不中意。”丁甘仁不卑不亢地回敬道:“西医是万能的吗?”也反唇相讥:“西医是戏医。”大家不过调侃而已,并未放在心上。

  一阵喧嚷却引来了许多人,那个洋医生顿时面红耳赤,恼羞成怒地嚷道:“丁先生你代表中医,我代表西医,我们就在广慈医院里摆擂治病,你看如何?”丁甘仁不甘示弱:“悉听尊便!”又是一阵喧嚷,更多人围了上来,气氛更加热烈。一直在场的广慈医院洋人院长对他们欲“摆擂”争高低的态度是“不怕事大”,他鼓动说:“我愿提供方便,做你们的裁判,医院里已住了许多刚住院的患者。为显公平,你们到病房抽取同一病种的患者?具体规则你们自订,不知二位意下如何?”说完看了看丁甘仁和约翰。见二人没异议,大家迫不及待地等待这场“好戏”,酒会也草草散场。

  院长征得二位同意,把中西医当时都较为棘手的伤寒病作为“打擂”病种。之所以选伤寒病,他知道虽然西医疗效并不确切,但总比中医治疗先进些,想借此打压中医,为他新开张的广慈医院做广告。

  院长取出两份伤寒病历,翻过来背面朝上供二人挑选,丁甘仁与约翰各抽一个病例。依规则,丁甘仁只能用中药,约翰则用西药,治疗期限为20天,治疗标准为患者恢复健康或朝康复的方向发展,理化数据则以检测结果为凭据。

  丁甘仁中医治法愈“伤寒”

  这一新闻出现在上海各家报纸上,一时沸沸扬扬,大家拭目以待中西医打擂的结果。

  丁甘仁抽取的患者是法国通商局的一名助理史密特,35岁,男性。史密特听说丁甘仁是上海滩名医,亦想领教中医的神奇。他不仅主动配合,还给了丁甘仁精神上的支持。丁甘仁对史密特说:“你对我的信任其实就是对中医的信任,我在此对你表示感谢!”同时又语气坚定地说: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  丁甘仁认真细致地对史密特作检查,询问了病史和饮食起居,接着行望闻问切,辨虚实寒热,察阴阳五行,医思缜密,不敢懈怠。他知道这次对擂已不是个人行为,他代表有几千年传统的中医,甚至代表一个国家的尊严,只能取胜,没有退路。经过一番诊察,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已在脑海形成。他胸有成竹地对约翰说:“你要谨遵医嘱,按时服药,中医是忌口的,按我吩咐去做,保证你不出20天痊愈。”“我会的,希望我们成功!”约翰说。

  丁甘仁精心配制了5帖药并亲自煎煮。史密特服药后大有起色,热度渐降,面有红晕,胃口微开。丁甘仁根据病情又对药物作了调整,他认为史密特的病证属于寒从内生导致的气血凝滞,接下来可以舒通经络、扶脾祛寒、护阳伐阴,又是5帖汤药。10天下来,丁甘仁去广慈医院查房,史密特早已立在门口迎候,拉住他的手面带悦色地说:“我们成功啦!谢谢!”丁甘仁见状万分欢喜,与他一路说笑回到病房。他问了史密特一些情况后又切脉看舌,说:“从脉象看,寒气已出,但脾虚阳乏,当以扶正祛邪,最后一役直捣黄龙,否则功亏一篑。”史密特神秘地对丁甘仁耳语道:“约翰大夫的病人,依旧发热不止,病不见好。”

  获胜发言彰显中医胸怀

  20天过去,前一天报纸上已渲染了气氛,人们翘首以待,结果即将揭晓。这一天风和日丽,广慈医院门口早已挤满了人,除了上次出席庆典的人外,还来了许多人。报界更是抓住这个新闻热点,派出了强大阵容,那位“败擂”的约翰大夫托词未来。

  广慈医院院长作了简短讲话后,略带沮丧地宣布:“这次中西医擂台结果,伤寒患者史密特经过20天中医治疗,已经基本恢复健康,各项化验指标正常或趋于正常,丁甘仁先生代表的中医获胜!”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。丁甘仁被推到前台,记者的相机“嘭嘭”而闪,像放出的礼花。丁甘仁作了言简意赅的讲话:“中西医的出现都是对人类健康的贡献,我们应该携起手来,取长补短,各自包容并发挥优势,与我们共同的敌人——疾病做斗争!”他看了看各位,用手示意,平息掌声后,又激昂地说:“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,认识有别,这不是彼此诋毁的理由。我坚信并以事实证明,中医是有强大生命力的,它永远也不会衰亡!”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  这时,史密特挤出人群,出现在丁甘仁身旁,身着洋服满面红光的他,用生硬的汉语对大家说:“我是丁大夫的患者,过去我不相信中医,通过这次治疗我改变了看法,我要告诉在法国的家人和身边的西方人,甚至全世界,是中医治好了我的病,Very good!”说完他拥抱了丁甘仁。一番诚挚的肺腑之言,令所有在场华人和记者闻之动容。

  丁甘仁“胜擂”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,《申报》第一时间予以隆重报道,标题《国医胜擂 洋医败北》,详尽介绍了中西医对擂经过。时值欧风东浙,中医受到冲击,丁甘仁的胜出无疑大快人心,给中医增添了信心与活力,他用事实证明并捍卫了中医。(本报记者 李明哲 通讯员 王佳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