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中医文化 > 民谣·诗词·故事

  今春,我又栽种了紫苏。

  3年前,我向家居北京的妹妹要了紫苏良种。当时,妻子一脸不解地问:“花种得好好的,怎么改种草了?”我答道:“紫苏是中草药,自己喜好中医,要以栽种紫苏来贴近中医,抒发情怀。另外,药食同源,紫苏既能增添舌尖上的美味、丰富养生食谱,也可以治未病。”

  那年春节刚过,我便开启了劳作模式。去花市买了3个大号花盆、2把小铲子,土壤是我多年之前分别从新疆的天山、陕西的太白山和王顺山采集回来的腐殖质。“土贯五行,发育万物。”在我的“配伍”下,远在天涯各一方的天山、太白山、王顺山竟然有缘千里来相会,共聚于此为一家了。我在花盆里施足了用豆渣、香蕉皮、草木灰混合而成的复合肥,并上网查阅了紫苏的生长特性和栽培管理知识。

  清明之前,我在花盆里播下了紫苏种子。适时浇水,殷勤探看,企盼发芽。半个月左右,幼芽破土而出。浇水松土,拔除杂草(唯独留下几棵来路不明、蓬勃旺盛的马齿苋),间苗定苗,精心呵护……植根于沃土中的紫苏,吮吸着“三山”之天精地气所滋孕的养分,沐浴着阳光,茁壮成长。

  三四个月后,紫苏枝繁叶茂,小白花竞相绽放,茎叶渐呈紫色。我用手托起叶片,嗅着清香。忍不住摘下一片叶子放到嘴里咀嚼品味,舒服惬意之感顿时弥漫开来……夏季酷暑高温,我时常将花盆置于阴凉处,避免暴晒。

  一草一木总关情,睹物意兴飞扬。我不由得打捞起历史往事,品味着其中的文化蕴含。“紫苏”之名脱胎于“紫舒”,“紫舒”之称归因于植物的色彩及其疗效。“紫舒”服用后,令人感觉“舒坦”。“紫苏”服用后,人体机能得以“复苏”。“苏”较之于“舒”,显然更胜一筹。华佗曾用紫苏解鱼蟹毒,后又发现紫苏有益脾、宣肺、利气、化痰、止咳等功效,便将紫苏的茎叶制成丸、散,普惠天下。

  李时珍曰:“紫苏嫩时有叶,和蔬茹之,或盐及梅卤作菹食甚香,夏月作熟汤饮之。”宋仁宗曾诏令翰林院制定消暑之汤饮,结果“以紫苏熟水为第一”。元代诗人昊莱吟诗:“向来暑殿评汤物,沉木紫苏闻第一”。研究表明,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所售卖之时令饮料“饮子”,便是“紫苏熟水”。

  紫苏全身是宝,食用养生,医用疗疾,苏叶、苏梗、苏子入药亦入肴。

  紫苏是我家餐桌上的时令必备品。将紫苏嫩叶洗净,放盐少许,当作小菜生吃,或者做成紫苏凉拌黄瓜。我的家人还自创了“紫苏鸡蛋羹”。烧肉炖鱼或者做汤时,用紫苏叶调味,可以祛荤除腥、提味增鲜。我还将紫苏茎叶晾干,当作茶饮,美妙的味蕾体验,激荡舌尖。

  紫苏是我的“健康卫士”。肠胃不适,用紫苏叶子泡水喝,顿觉气顺胃和;风寒感冒、头痛咳嗽,喝上几杯热气腾腾的紫苏汤,症状大为缓解;烹饪海鲜,用紫苏作辅料,既防海鲜过敏,又祛肠胃寒气;遇到蚊叮虫咬,用紫苏汁液涂抹患处,痒止肿消。

  一年又一年,我目睹、经管了紫苏生长的全过程。小小的盆栽紫苏,展现着春的生机、夏的热烈、秋的金黄和亦食亦药的魅力。小小的盆栽紫苏,让我贴近中医药,体味中医文化,畅抒中医情怀。(李金钢 西安工业大学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