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中医文化 > 医史·传说·民俗

  皮日休(约838—883),生于湖北天门,晚唐著名诗人、文学家,其嗜酒好诗,号“醉吟先生”。皮日休与同时期的文学家、农学家陆龟蒙(?—881)为至交,二人才华出众,彼此尊重,彼此“挑战”,他们的友谊被世人称为“皮陆”之交。

  二人不仅在诗文方面出类拔萃,造诣颇丰,而且精通医药,通晓药性,常将中药名巧妙地应用到诗文中,诗之韵味、药之寓意精妙结合,含蓄典雅,惟妙惟肖,文医并茂,别具一格。

  一日皮日休在家闲坐,好友陆龟蒙前来拜访,推杯问盏,茶余饭后,二人漫步在村头的小溪边,谈笑风生,心情舒畅。皮日休触景生情,诗兴油然而生,见溪水映着翠竹轻轻摇曳,落叶片片顺流而下,即兴随口吟出一首七言绝句:“数曲急溪冲细竹,叶舟来往尽能通,草香石冷无尽远,志在天台一遇中。”皮日休笑着对陆龟蒙说:“我的诗中有三味药名在内,请你猜猜看。”陆龟蒙听后微微一笑,暗自佩服其诗文严谨致密,首尾相顾,玄机暗藏,隐而不显。陆龟蒙略加思索,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的三味中药名应该是藏在上句诗的诗尾与下句诗的诗头,将它们串联起来合读即是药名,应该是竹叶、通草、远志。”皮日休听后大加赞赏,佩服至极。

  陆龟蒙也不甘示弱,接着说:“陆某不才,也赋诗一首,请君点拨,诗中也有三味中药在内。”说完随口吟出一首七言绝句:“桂叶似茸含露紫,葛花如续蘸溪黄,连云更入幽深地,骨录闲携旧猎郎。”皮日休听后油然而敬之,认为陆龟蒙的诗浑然一体,手法独特,亦巧设玄机,不由得相视一笑,随口答道:“你的三味中药名应该也在两句诗的衔接处,即紫葛、黄连、地骨是也。”(牛国莲 山西中医药大学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